邱利民:爱,就是生产力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12-09 浏览次数:

  邱利民:爱,就是生产力邱利民:爱,就是生产力 发布时间:2010-05-31来源:浙大新闻办作者:唐媛 高楚清浏览次数:5615 今天,我主要想介绍我们团队在文化建设方面的一些思考和过去十年来所做的一些工作。其中,一部分来自我个人和课题组的探索,更多的是对前辈的经验的归纳和总结。我们的团队叫cryoboat,也就是低温之舟。我们是研究制冷和低温的,我们英文名为a group attracted to cold,也就是说,我们对与冷有关的事情都感兴趣。我们是一个移民的课题组,有80%的教师为非浙大毕业的,研究生的40%来自其他高校。我们还拥有一批国内、国际伙伴,包括中科院周远院士,德国、美国、荷兰、日本等国的很多大学教授都是我们长期合作的伙伴,他们经常在我们的实验室工作,一待就是几个月。我觉得,课题组也存在着生产关系,可以归纳为两大类。一类叫分产到户,就是一名老师加若干名学生。它的机制非常灵活,但是不容易承担大的项目、做出更大的贡献;还有一类叫集体所有制,若干的教师加若干的学生,实力非常强大,而且年轻人的竞争特别大、进步特别快,但是管理有困难,容易发生利益冲突,积极性难以调动,对带头人的能力和人格魅力要求更高。但我们一直在考虑,在这两类中找出一条中间道路。通过实践,我们找到了:我们通过书面协议形式进行约定、通过民主进行决策、实时进行调整,努力将我们课题组的蛋糕做到最大。我们的组织模式不是金字塔而是航空母舰的战斗群。我们认为,这样的一个团队可以很好地把握方向;可以集中作战,实现更大的攻坚;实行AB角转换,可以得到充分的发展;这是一个开放的体系,鼓励对外合作;浙江大学是我们总的指挥部和补给站,她的文化对我们有最大的激励作用。对于我们而言,经营一个课题组很不容易,但是我们觉得很值得、很幸福。有一首诗说:人生其实很简单,就是学会爱!你对社会有多爱,就决定人生成就有多高;你对亲人有多爱,就决定你的家庭有多幸福!我觉得说的很对,在课题组也同样。今年一月,在美国出版了一本新书《伟大的美国大学》,是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柯尔教授写的。他举例说,教授是一块磁铁,可以汇聚世界各地优秀的科学家、学生和社会资源为一个目标而努力。其实,校园文化不断地增强了这些教授的吸引力。作为老师,我们把自己定义为善于帮助别人成功的人,可持续的创造、学习的能力就非常重要;作为导师,在全球化的今天,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给学生做好一个全球GPS导航。我们课题组强调,不仅仅要赠与学生根,更重要的是赠与学生翅膀,让他们有更多的自由,让他们摆脱上一届遗留下来的消极的行为模式。对于很多学科的人来讲,创造性是第一位的。我们认为,创造是一种重要的能力。而对学生来讲,发现自己的创造力是无需等待的,创造力同样是可以训练的,创造必须是可持续的。因此,我们要求学生必须在精神上非常富有。精神上富有来自于全生命周期、跨学科的学习,而物质上的富有来自于坚忍不拔、可持续的创造力;同时,我们认为提高效率,增强执行力也非常重要。高效率不仅仅是一种状态量,更是可以培养的一种能力。执行力不仅仅是一种过程,而更是一种脚踏实地的履行承诺、不断赢得信任和尊重的人生财富。我们课题组每年都会向课题组的同学、校友发布我们的工作年报,用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名言来介绍。比如,2008年度用的是认识你自己,2009年度用的是不畏浮云遮望眼;我们课题组还有坚持了多年的寒假作业,我们叫六个一的寒假作业,就是精读一本好书,但不可以是专业书;熟读一篇大牛的文献,要有点想法;深入走访一家企业,了解金融危机对他们的影响和浙大能为他做点什么;拜访家乡的一位穷人,了解他们靠什么生活,怎样才能生活得更好,你能为他做点什么;至少为家乡做一件善事;带几位老师向父母问声新年好等等。每年寒假回来,每个同学都准备了PPT,介绍寒假作业的完成情况,这种感受真好。我们课题组每年有两次学术活动,分别为春季和秋季,我们称为cryoboat Expo,也坚持了多年。学术活动由博士生、研究生、本科生主讲,每次都邀请国际级的专家来浙大现场点评。我发现,参加国际会议对学生的能力并不能得到足够的锻炼,我们利用杭州这个得天独厚的优势,把专家请到家里来,在家里进行交流,我觉得效果更好。最近,美国威斯康星一位教授写了一篇文章,专门评价我们课题组和研究所。这篇文章发表在了美国低温工程学会会刊《Cold Facts》最新一期上,无疑是给我们研究所做了一次活广告。我们课题组每年都出版我们自己的年画,每年的年画都有固定的主题:2008年是石灰吟——千锤百炼出深山,2009年是孙权故里——读懂中国才能走遍天下。我们也在世界各地发行我们的贺卡。在我们课题组,设计贺卡是需要竞争上岗的,每个学生在读期间只有一次做年画和贺卡的机会,所以他们分外珍惜。我们课题组还有像学生会似的学生委员会、每年发放T恤、每年举办忘年会等。讲了这么多,其实我们还缺很多东西,我们需要的是更加团结的力量、更加高效坚定的执行、永远谦虚谨慎的精神、永远脚踏实地的创造,这两个更加和永远是我们课题组长盛不衰的保证。竺可桢老校长曾经提出了两个问题,我们课题组的回答是:积极而正确的思考、乐观而正确的行动,这就是知和行的关系。在我们课题组,教师之间、教师和学生之间、学生之间都充满了爱护,我觉得,这种爱就是最大的生产力!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曾经说过,我们之所以选择登月,并不是因为登月很容易,而是因为登月很难,因为通过登月科技造福了全世界;今天,我们之所以做老师,并不是因为老师这份职业容易谋生,而是因为它是一份神圣而光荣的事业。我的德国导师曾送给我一幅漫画,我把它送给大家:在人生中,我们有时是青蛙,有时是大鸟,不管我们处于何种角色,我们都不要放弃!(根据浙大能源工程学系教授邱利民2010年5月22日在浙江大学双代会上发言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录音整理:唐媛 高楚清)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